welcome to here!

我的矫情——写给卿卿如晤

这的确是一个矫情的时代了 有时候不得不矫情就像,明明知道有个朋友在他方受苦难折磨且明灭旦夕,其实委实有点担心的却就是没有隔三差五打个电话去殷殷问切,短信都不曾发过 有时候看见她更新了签名,也有种焦躁一面想幸好,她还在的,她该当还好,一面又想我不是直觉洞若观火一早就打心里觉得不会怎么样么,现在是轻松什么好不可笑 发了剪完头发的照片过去,是临时想起,发给爸妈,顺手也发给了她平淡到极处的问候么,算是吧剪得小子头一颗,爽利得紧,晨起洗完连吹干也不必了,拿护发霜抓了两爪就跳出了门,这多好,简便倒真不是热的了,是两年多前就没想要留长发,因为不适合,只是被从前的公司惯坏了,鼓不起勇气找个发型师下手,于是就那么傻傻的任它逍遥的长着,这几日突觉三两天儿就要捡地上的头发丝很是焦躁…… 我个人觉得,这颗头目下的样子很是顺眼,有古怪的可爱,哈哈哈发过去很快便回了信息过来,平淡点开,平淡回复去,亦未见她有什么多余言语巧妙的是,我今日进了空间,一下点到私密日志,看见她写给我的两章文字于是想起还有外债6万字没有收回来在女人香刨了一下,还真有几篇新字,看完了,回了两句,心下陡的觉得有种安和原来是佳人在侧比起某次对话中显而易见的颓,此刻的字见得洒然平复 为什么流落人间呢,最终都不过殊途同归是不是?呵呵可是你从前的言辞中还是不免姹紫嫣红开遍,桃明柳绿璀璨照人,也都撒手付与流年从来低沉婉转,却也有音律动人你说那时候出得洗手间看见我手上持着三支你惯常用的护手霜,眼泪快要掉下来,其实我后来回忆了,我没看出来哇可见,你沉郁太过 我不似你,一支生花妙笔写得锦心绣口,我一想着你要看这字就有点不可献丑的拘束所以写不得你想看的字来 不过你知不知道我心里觉得跟你最近的时候是哪一次?一是在你口中等打车等到想死的白云国际二楼晨光妖娆的早餐时,你说要给我写个小传另一次,是已经无法确认的某夜一点到三点,我接了你的电话,坐在阳台上陪你神神叨叨的瞎侃前一你那时说话虽似心血来潮却是贞贞静静悠悠定定,后一你言辞缓慢压抑却在听我说话时笑的很开怀 后来也有跟人聊起当年纠缠在某男子的那一段公案,只是为何当时可以那样不管不顾?不过因了心知大抵逃不过一个分离,于是总当做再没有次日那般疯狂掠夺若是一身心通明静透也还挡不住那一刹情愫倾巢而出,其实原也不必想后果至于长短早晚之类,想太多了你说始终不及我洒脱的,但,至少你可以很安和

  • 相关tag: ilzl430文章